当前位置: 首页 >  有车之后 / 正文

构建观致的信心专访观致汽车董事长兼总经理郭谦,副董事长石清仁

(2019-12-31) 有车之后

 

观致汽车董事长兼总经理郭谦

观致汽车副董事长石清仁 

问:观致是“唯一一家由国内整车制造商与国外非整车企业合资的汽车公司”,这本身是很有意思的合作。首先,奇瑞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合作对象?其次,量子为何想进入汽车行业、并在中国造车?

郭谦:确实观致是一个新的商业模式,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一个事业的成功,需要双方有共同的愿景、共同的基础。观致的特点就是股东双方在战略目标的利益一致,它不像现有的合资企业中外方那样有利益冲突。

奇瑞过去有成功的创业经历,但奇瑞品牌定位是经济实用的入门级阶段,从战略角度看,奇瑞需要向上发展,在集团内部有观致直接从高端切入,这符合奇瑞的利益。奇瑞的成功,可以从各个方面支持观致的发展;而观致的成功,可以更好带动奇瑞的发展。

从以色列集团角度讲,它看好中国汽车行业,看好奇瑞的发展,并且它还在电动车领域有重大投资,也有一些远洋运输业务与汽车相关。这样股东双方的搭配,能保证利益一致。

以色列集团虽然不是一个汽车公司,但是由于它的原因,使观致在一开始就有国际化的氛围,这也是我们可以感召全球行业精英加盟观致的原因,也是我们企业文化的重要一部分。

Volker: 我在观致之前就了解以色列集团。当初我在大众汽车工作期间,就与以色列集团有业务往来,后者在镁铝合金上有投资。以色列集团股东一直专注长线投资,集团董事长很看好中国汽车行业的长期发展。而更重要的是,相比中国其他合资企业,奇瑞与以色列旗下子公司量子的组合是没有任何利益冲突。

在我看来,现在正是创建国际化中国品牌的最好时间点。中国汽车行业主要由合资企业与本土企业构成,但前者没有兴趣将在中国制造的汽车出口到欧洲,后者暂时没有能力将真正具有国际水准的产品出口到欧洲或其他国家,而且目前并不成功。而这正是观致的机会,也是观致的独特定位:我们以欧洲市场的高标准制造汽车,在满足国内市场需求的同时,也将中国创造、中国制造的产品出口到欧洲。

同时,中国政府也有意愿促使中国制造的汽车出口到欧美市场。而中国政府正在推动合资企业创建,对观致而言,它本身就是在中国创建的品牌,其知识产权与技术都隶属于合资企业。

郭谦:一个成功的事情总是归功于对机会的把握,以及有能力去抓住机会。中国汽车行业一直在发展壮大,而一个发展的行业总是蕴寓着机会,这就看企业对机会的把握。

要做成功一个企业,市场环境是一个宏观条件,同时还要围绕一个既定目标,将需要的各种资源集成起来,这是我们要做的事情。与十年前相比,市场比以前更大了,用户对好的产品的鉴赏水平提高了,中国汽车制造行业的成熟度提高了,汽车零部件的水平也提高了,行业内职业经理人的人才储备也更丰富了。观致正是在这样背景下,进一步将中国的资源与国际化资源集成起来,去迎接一个新的挑战。今天我们要做的事情,在十年前可能是做不了的。

问:现在合资企业审批越来越难。你们是如何说服政府让观致能拿到造车的资质?

郭谦:观致过去几年是从各个方面树立信心的过程,不仅仅是政府方面。几个星期前,我和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副司长陈建国在一起,他每次遇到我时都要问到观致发展情况,他们一直抱着支持奇瑞、支持一种新的发展方向的态度来关注观致汽车。其实我理解他们也是抱着一种忐忑的心情,因为如果我们一旦做的不好,就说明他们当初项目批错了。但是每次听完我们介绍后,他们的心都要落地一点。最近一次介绍试制样车很快就要出来了,我说你们放心吧,我们肯定能做出一款好车来。一年前我们第一次向媒体介绍观致时,大家就说这是中国汽车发展的一个新的方向、一个新的目标,观致这样做,才让我们看到中国汽车追赶国际水平的希望。

信心是由几个方面建立的。第一股东是要拿钱的。以色列集团是一家私人投资公司,他们出钱不是为了来支持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不是为了创造中国汽车而来投资的,他们花了很多钱来验证这个事情,才最终决定做这项长期投资。当时股东双方承诺的是5亿美元,现在车没出来,但股东信心更足了,将注册资本追加到70亿人民币。这是股东的信心。

团队方面的信心。我们的销售与市场执行总监Stefano是最早参与观致汽车的人之一。他最早在麦肯锡帮助我们做产品策划,在做的过程中看好观致前景,就自己加盟了。团队中其他高管也是从捷豹路虎、欧宝、萨博等国际著名公司过来的,他们之前就是做产品开发的中层干部。而Volker以前是大众北美的老大,现在管理观致这样的新公司,等于也是从头开始。

加盟观致的高管都是不缺工作的,都是猎头挖来的。第一个阶段原型车出来后,工程人员都有信心,说郭总放心吧,这车很有希望。Volker看过后也很有信心地说,我们的车肯定比国内最好的都要好。我们的信心不是拍胸脯拍出来的,团队这些中坚力量都是在国外大型成熟汽车企业有实战经验的。

除了股东的信心与团队的信心,还有供应商的信心。一年前,我们采购主管说,公司的领导要动员供应商加入观致汽车,但很快就不需要了。因为这些供应商是行业人士,他们过来看了之后就放心了,说有你们这样的团队,有这样的业务模式来开发产品,我们就有信心了。而且和我们合作的都是国际上最知名的一流供应商。

观致的业务模式对西方来说比较能接受。包括最近有德国媒体对我们做了调查报道,他们从供应商与其它渠道了解到一些信息,认为是我们是中国唯一一个目前能挑战西方的中国车企。我们也觉得西方公众与媒体对我们的接受更快一些。

信任是多方面的。政府的信任对我们是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股东的信心、员工的信心和供应商的信心,接下来将建设消费者的信心,你们也可以帮我们看一下观致后续会如何发展。

问:Stefano他参与了观致的前期产品策划,比较了解,但其它没有之前参与的高管是如何被说服加入?

郭谦:有这么多业界精英加盟观致,主要还是被我们所倡导的愿景感召的。所有加盟观致的高管都是我和Volker一个个面谈过的,我们问他们是否相信观致这个企业?是否愿意在这做一番事业?如果不相信,那就不要过来,毕竟很多人也是抛家舍业的从欧洲各地来到上海。他们每一个人都不缺工作,他们今天从这里离开,明天就会找到工作。也许有人会说,不就是花钱请人么?我开玩笑说,我给你钱,你去挖他们试试。一个企业里,大家拥有共同愿景与信心是最重要的。

Volker: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加盟观致的这些精英,不是为了找工作而过来的,他们之前都在成熟的大公司有非常好的职位。但是在大公司里,个人的贡献对企业的成功非常有限,而且经常是一个决策要汇报多层,但最后不知结果如何;而在观致,每个人的贡献都会很重要。我之前就在大众汽车集团工作了20多年,对这点感受很深,我现在非常享受自己在观致工作的感觉。

另外,习惯了舒服环境的人,不会到观致来的。加盟观致的人都有两个特点:有团队合作精神,都喜欢创业家的精神。

刚才郭总也提到有两家德国媒体对观致的报道。他们是完全根据自己了解的情况,包括对供应商的调查了解到观致的情况。我们都知道,之前有2起出口到欧洲的中国汽车遭遇很差的安全碰撞成绩,导致大家对中国汽车的质量与安全产生很负面的印象。但是这两家德国媒体经过调查后很惊奇地发现,现在有一家中国车企有能力创造一款可以与欧洲车相竞争的产品。这将改变西方对中国车的看法。

问:观致成立以来,经历了一系列的调整,包括股比结构、生产基地、目标市场等为什么有这样的调整?这样的调整,对观致汽车产品有怎样的影响?

Volker:观致汽车与现有其他合资不同,现有合资企业的外方没有真正兴趣输出技术,他们唯一的兴趣是赚取利润与占领市场份额。而我们完全是在中国由自己开发技术,而且我们有真正懂得汽车的人才。

回到你提的问题上,我们以前希望在奇瑞已有产品上做很大改进,甚至要比荣威好。但是内部研讨后发现,仅仅是对现有产品进行改进,并不足以支撑一家新公司获得非常大的成功,也无法满足我们对观致的高要求。之后,我们达成一 包装盒印刷 个共识:新公司要有非常高的起点--以位居一线的大众、丰田的产品品质标准来要求观致。所以我们提出要以达到欧洲五星安全碰撞标准来设计观致汽车,要真正能与欧洲车竞争。为了达到这样的目标,观致很自然地需要全新的平台,重新开发新车型。

另外,从人的角度来看,我们现在团队中,很多人是来自宝马、大众、欧宝、捷豹路虎等公司的专家,他们都习惯了做高标准的车,试想他们怎么可能向低标准妥协,越做越差?所以观致的车注定就是要高标准、高品质的。

我认为,品质并不仅仅是一种靠决策或流程就能解决的,品质就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它需要靠周边环境的熏陶。我们选择在陆家嘴国金中心这种高标准办公室里工作,与我们产品所要追求的高品质是一致的(而且这栋办公室是我们在金融危机时期租赁的,所以价格很优惠)。很难想象你生活在一个糟糕的环境中,却对外说要做一个很有品味的产品,这是不现实的。

郭谦:关于股比变化我来解释下。观致不断发展之后,目标越来越明确。但是要完成这样的目标,需要更多的资金。所以这个时候,谁增加资金就是谁做贡献的时候,不是抢权力。大家都理解,中国企业的资金都不富裕;这时以色列集团说,我来增资吧。而且,本质上,股东双方没有必要争权。增加股比就是一个多出钱的事情,是个积极的过程。

问:观致的精英团队来自五湖四海,他们以前的公司都有各自强大的企业文化,观致如何整合这些不同文化背景,实现1 1≥2的效果?

郭:这个问题是所有人都会自然的关注的,四面八方人坐在一起会不会产生混乱?

我觉得有2个基本要素能让不同背景的人坐在一起工作的。第一,全世界企业造车的方法可能会有形式上的不同,但基本的技术管理逻辑是一样的。我们的人虽然来自不同企业、不同国家、讲不同的母语,但他们都有丰富的造车经验,因为经验、逻辑一致,所以很容易沟通到一起。

第二,作为创业企业,大家的愿望都是一致的,我们没有个人利益与股东利益的冲突。我们前段时间在内部做了一次调查,大家一致观点认为,公司内部没有办公室政治,包括股东政治,这在其它企业里很少有。

问:观致产品按照欧洲五星碰撞标准去设计,合作的都是跨国供应商,这样条件下,如何控制成本?

Volker:观致确实有一套严格的标准与要求,但是我们胜在效率,而效率是个很重要的成本因素。当我们设定好既定目标时,不会像大企业那样走非常复杂的流程,我们会迅速地做决策。而且我们每个人都有丰富的经验,知道怎样做是最快最好的,可以高效率地执行。

郭谦:前一段时间,我们做了一个造型的优化调整,7个月就完成了一个新的造型工作。有同行了解后说,如果我回去讲你们7个月就做好一个造型,他们会笑的,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一般最快也需要一年)。

问:“观致Qoros”这个品牌是如何确定下来的?

郭谦:我们曾经考察过历史上数百个品牌,但是最后发现,可获得的品牌都无法表达我们的想法。最终我们还是决定,选择一个新的名字。品牌最重要的是能表达内涵。我们希望新品牌能与国外主流如丰田这样档次的品牌形成联想,表达出雅致、品质、乐趣、时尚、创造、个性等内涵。

在确定这些基本要素之后,我们开始造词。如果选择现有的名词,一是品牌注册有风险,二是担心会产生一些消极的联想。于是我们搞了一堆组合,要考虑到字母组合的长度、是否美观、作为Logo印在车身上是否平衡等因素,最终选择“QOROS”作为我们的品牌与Logo。

对外西方人而言,QOROS也是个很美的发音,和希腊文“Khorus”和声很像,许多人的声音汇聚成声。我们公司就是这些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的声音汇聚到一起,通力协作,就像Khorus合声一样。

然后,我们再根据Qoros来决定中文,经历上千个方案的测评之后,“观致”比较早地脱颖而出,在经历更多测评之后,始终没发现比“观致”更合适的中文名字。但是我们公司年轻人几乎一致认可这个中文名,有时候我从外面带进来一些反馈意见时,他们还和我辩解。
 

 
热门文章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2-2020  www.niuertoutiao.cn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部分资源内容为站内原创著作,也有部分基于互联网公开分享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我们会尽快处理,谢谢! 广告代理发布,万词霸屏等业务请联系qq153358761